当前位置:土豆新闻网 > 国内 >

浦东1990,他们仨的故事

时间:2018-09-18 17:37:43观看次数:200

  浦东1990,他们仨的故事

  本报记者 王志彦 黄尖尖 杜晨薇

  1990年4月18日,漆梦影在江西南昌呱呱坠地。她在妈妈怀里伸出稚嫩的小手,迫不及待地看向窗外。“长大了,我们就到外面看更精彩的世界。”妈妈温柔地说。

在上海中心俯瞰上海 叶边摄

  同样是1990年,浦东大道141号的两层小楼里,邵煜栋和同事们围着一张简陋的小圆桌讨论着事情。房子破旧,墙壁上都能渗出水来,但这群年轻人视若无睹。几里之外,一个消息传到了陆家嘴花园石桥路22弄20号的一座高平房里。“这里要造金茂大厦了,我们都要搬走了!”在陆家嘴住了几十年的陈珏一家还不知道,他们未来的生活将彻底改变。

  1990年,这三人彼此互不相识,但命运早已将他们和一个名叫浦东的地方紧紧牵连。

  “老开发”感受奋斗乐趣

  中午12时,刚刚结束一堂课的邵煜栋抿了口茶水润润嗓子,便夹起手边的资料往家赶。退休十年,“老开发”邵煜栋的生活依旧围着“浦东”转——担任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兼职教授,平均每月授课十余次,给海内外学者、干部讲述浦东开发开放的历程;任天津滨海开发研究院研究员、珠海横琴新区开发顾问等,将浦东开发开放的经验传播到全国各地。

  1990年5月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开发办公室和浦东开发规划设计研究院在浦东大道141号挂牌成立,开发办6个处开始办公。141号的前身是黄浦区浦东文化馆一栋矮旧小楼,这样一个地方,当时还是沿着浦东大道来回寻访才勉强挑选出来的。

  浦东开发之初,从全市抽调了50多名干部和一批有志于参加浦东开发的应届大学生。最早各处室领导都没有任命,名片上只是印着 “某某负责人”。“大家为浦东开发早日见成效没日没夜地工作,根本不讲待遇,像样的办公桌没有,工位都是流动的,有时候实在没地方写东西,就跑到走廊里借着小圆桌写,或者借用接待室的桌面。”

  浦东开发开放初期正值入夏,非常闷热,但整个浦东大道141号沿马路一侧外立面不能装空调外机,楼里也只有外宾接待室有空调。每天中午,人们拿个碗跑到黄浦区浦东中心医院(现东方医院)食堂吃饭。去晚了,就只能沿着马路找家小店,吃一碗拉面、馄饨、菜饭。一边排队吃路边摊,一边还在讨论着浦东的开发大计。

  “开发初期用电紧张经常停电,没办法,我们就抱着四通打字机跑到医院的手术室门边,接上一根线,摆一个小桌板打稿子”,邵煜栋说。当时,浦东开发办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从早到晚,星期天都要加班。“工作人员大多数住在浦西,那时黄浦江上最后一班轮渡时间是晚上10时50分。我们就在走廊里放一个小闹钟,10时30分闹钟一响,大家纷纷从各间办公室冲出来往轮渡跑。有两次我没赶上,眼睁睁看着船离开码头,只能返回办公室盖着棉大衣过夜。”

  2009年4月,浦东又迎来新的历史时刻:上海南汇区划入浦东新区,浦东的区域面积整整扩大了一倍。而就在前一年,邵煜栋正式退休,离开了曾经奋斗过的战场。

  28年来,浦东伴着邵煜栋老去,而关心浦东成长,也渐成了他生命中的“习惯”。退休后,他每天仍花大半时间看资料、浏览新闻,时不时还向浦东新区的统计部门要来各种最新数据用以学习。“2017年,浦东新区GDP达到9651.39亿元,深圳的GDP达到近2万亿元”,这样复杂的一组数字,邵煜栋可以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不过,浦东和深圳的人均GDP却是一样的。深圳有深圳的优势,浦东有浦东的特点……”近来,比较发掘浦东的发展优势,成了邵煜栋着重“攻克”的新课题。

  在邵煜栋眼中,浦东早就是家了。上世纪90年代,邵煜栋举家从浦西迁入浦东。“20余载,周围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我也深刻感受到在浦东奋斗的乐趣”。如果把浦东开发开放比作一出跨世纪的交响乐,“我就是其中一位演奏员”。余生,这位演奏员仍将不辍技艺,为浦东奉献一个又一个美妙的乐章。

  陆家嘴原住民28年后的回望

  傍晚时分,陈珏刚刚结束在金杨社区最后一个居委会的自治项目督导工作。“陈书记,又回居委帮忙啦?”老居民见到她总是热情地打招呼。

  陈珏已经退休两个月了,但她放不下社区的工作,就在一家名为浦东新家园社区治理发展中心的社会组织里继续发挥“余热”。“现在全市提倡居民区自治,但很多社区还是不适应。”自治项目如何立项、做预算,陈珏专门参加了项目经理培训,以便更好地把经验传递到各居民区里。

Copyright © 2018-2020 www.tdftex.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土豆新闻网 版权所有